NBA

奥斯维辛集中营幸存者在集中营失去所有亲人

2019-07-09 18:58: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奥斯维辛集中营幸存者:在集中营失去所有亲人:邓家佳 风声

摘要: 白雪覆盖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主大门。  本报 李增伟摄上图:中学教师带领学生参观莫斯科的犹太博物馆二战陈列室。  本报 谢亚宏摄  下图:一位奥斯维辛集中营幸存者在聆听发言时,擦拭脸上的泪水。  邓家佳 风声最新动态及资讯。

近来,“天王山之战”一词频频出现在体育节目的转播中,其意思是指这场比赛十分的关键,谁能够获胜谁就能够立于极为有利的位置。实际上,在解放战争中,确实爆发过一场名副其实的天王山之战。  1947年夏末,

白雪覆盖的奥斯维辛集中营主大门。

本报 李增伟摄

上图:中学教师带领学生参观莫斯科的犹太博物馆二战陈列室。

本报 谢亚宏摄

下图:一位奥斯维辛集中营幸存者在聆听发言时,擦拭脸上的泪水。

本报 李增伟摄

近日,“国际大屠杀纪念日”暨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7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在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旧址隆重举行。奥斯维辛的不幸是全人类的不幸。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日的纪念,不仅显示了世界人民反对法西斯、反对侵略的意志,同时也彰显了人类追求和平的信念

深冬时节,波兰南部的天空阴云密布,刺骨的寒风夹带着零星雪花,吹落在奥斯维辛纳粹集中营旧址内。70年前的1月27日,奥斯维辛集中营获得解放。这一天也因此成为“国际大屠杀纪念日”。70年后的同一天,300多名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应邀从世界各地赶来,和来自49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代表一道参加纪念活动。

奥斯维辛集中营纪念馆馆长彼得·采温斯基对本报表示,今年的70周年纪念活动不同于以往举办的任何一次,而且也将是最后一次有如此众多幸存者参加的纪念活动,他们的“声音”已经成为对种族灭绝和人类大屠杀的“最严正的警示”。作为那个年代的见证人,这些幸存者大多年事已高。但是,年轻一代有把这段可怕的历史告知后人,有把这个历史教训继续传递下去,永远不让大屠杀惨剧再次重演。

“我要活着,继续向世人讲述曾经发生过的惨绝人寰的历史”

讲述人:哈丽娜·比伦鲍姆女士1929年出生在华沙,尚未成年的她便随全家一起被送进了纳粹集中营,并在那里失去了所有的亲人。

因为恐惧和痛苦,我仿佛已经死过无数次。刚进集中营,我就眼睁睁看着妈妈被强行从我身边拉走,接着就被送进毒气室。后来,我又一次次看到身边的同伴被带走,一个个狱友在煎熬和病痛中相继死去,我曾无数次因恐惧而“死过”。纳粹集中营是我一生的梦魇,时至今日,我还常常在深夜里从睡梦中惊醒,而每一次都是梦到自己被送进了焚尸炉里。

我不能死!我要活着,继续向世人讲述我的遭遇,讲述奥斯维辛集中营内曾经发生过的惨绝人寰的历史!

“化为一缕青烟从烟囱里飘出去,是你们离开这里的惟一出口”

讲述人:卡伊米什·阿尔宾,1922年出生在波兰南部古城克拉科夫。1940年6月14日,卡伊米什被第一列运送波兰犹太人的火车送进了奥斯维辛集中营。1943年2月,他从纳粹集中营成功脱逃后,加入波兰国家军,投身抵抗德国军队的战斗中。

我清楚地记得奥斯维辛集中营当年的德国纳粹主管卡尔·弗里茨,他对乘坐第一列火车来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的728名波兰政治犯说,“这里是德国的集中营,你们是作为第三帝国的敌人被关押在这里的。犹太人两周,牧师一个月,年轻和健康的人三个月,这是你们在这里生存的最长期限。任何造反和犯上行为,都会被无情镇压。抵抗和逃跑的代价是被处死。在焚尸炉里被烧死,然后化为一缕青烟从烟囱里飘出去,是你们离开这里的惟一出口。”

此后的事实证明,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运转的4年半时间里,弗里茨的这些话一直被纳粹分子奉如圭臬。在这座犹太人的死亡工厂里,囚犯们被塞进阴暗的营房里,大部分人死于饥饿、劳累以及伤寒、疟疾等疾病。集中营的医生不是用来治病,而是在犯人身上做活体医学实验,年轻女性被强制进行绝育手术,不同年龄段的人被用于活体解剖试验,绝大部分人都在进入集中营的2到3个月后死去。因为死亡的囚犯人数太多,尽管集中营内的焚尸炉昼夜不停地燃烧,但纳粹分子还是对毒气室和焚尸炉的工作效率不满意。

“任何试图掩饰或否认大屠杀的言行,都是对人类历史的背叛”

讲述人:罗曼·肯特,1929年出生于波兰第三大城市罗兹,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度过了4年多噩梦般的时间,后移居美国生活。

二战爆发,波兰被德国军队占领后,我和哥哥莱昂一起先是被关进犹太人隔离区,不久,我们就被送进奥斯维辛集中营,并在这座人间地狱度过了4年多时间。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解放前夕,我们又被转移到德国境内的大玫瑰集中营内继续关押,直到战争结束。1946年,我和哥哥莱昂一起前往美国定居。

经常有人问我,究竟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里待了多长时间。每一次,我都是这样回答:“不知道。只知道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内的一分钟就相当于一整天,而一天就像一年,一个月就仿佛是永远!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多少个这样的永远?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样的问题!”父亲在被德国人杀害前,对我最常说的话就是:“记住这一切!”如今,70年过去了,我认为父亲的嘱托完全不必要。作为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我片刻都不能忘记曾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仅仅是在集中营大门口看到的可怕场景,就足以让我常常无法入睡,而同伴们在集中营里被折磨而死的惨状更是令我至今难忘。70多年来,我一直都在想,那些在集中营内死去的孩子们的哭声,究竟是否能够穿过天堂的大门。

所有人都应该铭记,数百万无辜的生命曾经在纳粹集中营内悲惨逝去,对他们哪怕是片刻的忘却,都意味着人类的良知也同那些死去的人一起被埋葬。任何试图掩饰或否认大屠杀的言行都是可耻的,都是对人类历史的背叛。

版式设计: 李姿阅

1924年2月10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通过了陆军军官学校筹备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拟呈的《军官学校考选学生简章》,明确提出办学宗旨为“本校希望对于军队有彻底的改良进步,故拟使全国热心有志堪以造就之青年,

京渝科技创新合作活动在渝举办
图斯柯达普及插电混动速派等4车有望搭载斯
2000点决战背后暗藏两大规律
19名驴友被困罗源百米山谷现场是七八十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