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深度谁将从新一轮电改中受益

2019-08-15 16:54: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如果 魏桥模式 更普及

  新一轮电改除了售电侧放开带来的机会,另一个受到业内关注的是在配领域,可能也将部分放开。据获悉,率先放开让新投资者进入的是新增用户的配电设施建设。不过,具体操作细节仍未可知。

  据业内人士介绍,过去十年中国电力快速增长,每年大约有7%左右的新增电量。如果这部分新增用户可以对电公司之外的新投资者放开,假以时日,也可在配电领域形成新的格局。乐观者认为,新投资者的进入可以帮助政府更好地监管目前国有电公司的成本,也加大国公司和南公司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压力。过去被质疑的 魏桥模式 有望得到认可。

  魏桥是山东的一家民营企业,地处山东滨州市的邹平县,以经营纺织和电解铝为主,因铝厂耗电量高,公司自备热电厂,其自备电厂在给工厂供电同时,富余出来的电力也向周边的魏桥镇居民供电,因电价低受到用户欢迎。魏桥电厂给周围居民供电的电价是0. 5元,比当地供电公司的每度0.55元便宜三成。而电厂因产能利用充分 有些电厂一年的发电小时数高达7000小时,远高于5500小时的平均数,效益很好。其电不与联结,不受国调度和发电时限的控制,也无需发改委价格司核价,但按照中国现有电力法规,属违规项目。

  尽管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三令五申要求整改查处,以 魏桥 为代表的这类小规模的独立电近年来并未被抑制住,反而蓬勃发展,星罗棋布。在山东有多家类似魏桥的企业,装机容量不小,有的已经走出山东到外省发展。

  他们造价很低,没有进入电主,什么附加费都没有,所以电价就低。 一位发电企业的副总经理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中石油在新疆克拉玛依也有自己的供电公司,当地还有兵团供电公司,也经常为了争夺用户和电的供电公司争抢地盘,相互压价,已然形成竞争。

  前述发电企业人士称自己几年前在新疆尝试过用自备电厂给居民供电。当时电厂卖给电的价格是每度电0.216元,电卖给居民是每度电0.5元,而电厂通过物业公司卖给小区用户的价格是0.26元。 我们有钱赚,居民也欢迎,但后来因为供电公司不同意没坚持下来。 在新疆过去有很多未经核准的类似电厂后来都被并到了国家电公司的主。

  在他看来,电的权力大,成本压缩空间也大。每年发电公司 争盘子 (即发电小时数),最后都是由电来平衡。他举例说,山东电力去年卖电 000多亿千瓦时,按照近几年的平均增速,大约可增长10%达到 00亿千瓦时,但电把用电计划做成负增长,如2900亿千瓦时,多出来的400亿千瓦时做直购电。 这样,电可以以更低的上电价买电,让一部分利给终端用户,电也有好处,地方政府也高兴,做贡献的是电厂。 这位发电企业副总经理表示。

  他认为,国的主要问题还在于投资没有经济约束。比如,国力推哈密南到郑州的工程。由于哈密缺水,采用空冷发电能耗大,上马几百万千瓦装机的还可以,大规模建根本不可能,哈密并不适合作为疆煤外送的基地,这是电力专业人士的普遍看法。200 年,鲁能集团就提出在哈密搞煤电基地,没有成功,其他发电企业也没跟进,2009年鲁能把前期哈密的项目卖给了神华。不过,新疆自治区政府和国家电极力推动疆电外送,这条直流特高压得以获准,几家发电企业也只得跟进,现在,国投、神华等要在哈密建8台60万千瓦的发电厂。这个例子说明即使电布局不合理、发电厂成本高,电厂项目也要跟着电走。

  据业内人士称,发电企业的入费很高,甚至还有装建费。电监会2010年的调查发现,山东省部分发电机组并送出工程由电厂出资建设,并承担线路运行维护费用,同时发电企业上电量计量点一般在电企业变电站侧,电厂还要承担线路损耗,发电企业对此意见很大,要求积极协调解决送出问题。

  调查还发现,上海市电力公司对发电厂用电除收取电量电费外,还收取容量电费,一年多收了 70万元。且与发电企业签订的部分购售电合同自行增加对售电方的惩罚条款。此外,上海电力在发电权交易中获得2940万违规收益。

  在电垄断的阴影下,发电厂的日子并不好过。黑龙江是国家能源外送基地,电能大量送往辽宁,2010年实际净送辽宁电量25.7 亿千瓦时。但隶属国家电公司的黑龙江省电力公司以外送辽宁名义,多从省内发电企业低价采购电量48.11亿千瓦时,由此降低黑龙江省内发电企业电费收益2.71亿元,而电企业多收输电费1.44亿元。

  不过,目前配电设施如何放开仍无细则,业界都在猜测,但据接近发改委人士透露,负责制订新一轮电改方案的发改委体改司现在也没讲清楚怎么放,他们曾举例说,比如工业园区可以经营自己的配电。

2007年厦门零售Pre-A轮企业
2013年海口人工智能B轮企业
2007年北京其他A+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