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宁小闲御神录 第2139章 再一次扑朔

2020-01-17 02:27: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宁小闲御神录 第2139章 再一次扑朔

他的心口突然一阵剧痛,像是心脏被人一把揪住、狠狠捏碎。

定伯远知道不好,大惊回头,却见明玉香玲珑有致的身影依然俏立当场,眉心间却扎着一根明晃晃的金钗。

这钗儿铸的是金凤展翅,找了迭津州最好的金匠来造,雕工细极,连凤尾上的翎毛都历历可数。这也是她生日当天,他送给她的礼物,一直都戴在她的如云秀发上。

现在,这支钗子却直直凿穿了颅骨,没根而入!

她必是下了狠心,他回头那一瞬间,恰好望见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狠辣之色。

并且她也知道领域的特殊,为防定伯远拦阻,乃是将金钗刺入以后才出的声。

定伯远肝胆俱裂,舍下战局不顾,毫不犹豫地返身冲回,一把抱住了心上人缓缓倒下的娇躯。

明玉香修为平平,这直击要害的一刺必然要了她的命。

定伯远搂着她,悲声质问:“为什么!”先前明明是无论怎样对她,她都能忍气吞声。在过去数月之中,这个温婉的女人表现出了惊人的忍耐力,现下为什么突然寻死,坚决得不留半点余地?“你竟能舍下瑞儿!”

有涓艳细流从明玉香额前流下,淌过娇嫩的面庞。他伸手擦了,不想她美貌的容颜沾染了血污,可是鲜血丝缕不绝,哪里擦得干净?她气若游丝:“托付……有人,我要给阿贤报仇……”

他的手,忽然抖得厉害。

她的丈夫是定仲贤,死于定伯远之手。她被这恶魔留在身边,受尽屈辱,原以为杀夫夺子之仇不知何年何月得报,不料机会来得这样快,果然是老天有眼。

很好,这很好。

她的喜悦就此凝固在眼中。

她没来得及看见他的胸口有血花乍现,随后是一小截剑尖探了出来。它不似一般刀刃雪亮,反倒带着木质的纹理。

明玉香死了,沙漏里的细沙一定会多出来一个刻度。虽然它依旧会飞快地流失,可是至少在这几十息内,所有人又恢复了行动的自由。

这是明玉香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宝贵战机。

白素素出手如飞,终于重创了对手。

定伯远黯然神伤之际,胸口中了一剑,这才似突然惊醒,反手一剑挥了出去!

他神智昏噩,剑意依旧冰寒,却已失了至精至锐之气,被殷如正抢先挡住。

便在这一瞬间,白素素已将木剑自他背后抽出,反手剁下了他的右臂!

战机稍纵即逝,趁他病就得要他的命!

那一截他自潘仁寿处抢来的残臂,终是又离他而去。

这东西掉到地上,即是煞气四溢,令人心生恐惧之意。

定伯远长啸一声,往后飘出十余丈,却没有反击——他只剩下独臂,还要抱着心上人,腾不出第二只手了。

殷如正待要追击,白素素却伸手拦住他,摇了摇头。

她从对方啸声中,听出了无尽的哀恸之意。

他原本就是被这东西迷惑了心智,才变得这般残暴。如今断臂已去,心上人消亡,此人斗志已失,不再有威胁了。

果然定伯远退到花坛旁边就茫然站定,双眼一闭,两行清泪落了下来,谁也未能见到他眸中猩红的光芒被泪水飞快洗去。

环绕心头多时的魔障褪却,他灵台骤然清明,终于看清了眼前的现状:他最想要的,他最珍爱的,如今都已经离他远去了。

弟弟死在他手里,先祖传下来的千年基业,快要毁在与隐流的战火之中。

而她……她宁愿一死,也不肯和他在一起。

他什么都没有了,就算有朝一日称霸天下,又有什么意义?

在这一刻,满腔暴虐、满腹憎恶,突然都无影无踪,只余下无尽的哀恸和无力。

断去一臂,创口血如泉涌。定伯远似无所感,反倒笑了笑,低声问明玉香:“你可满意?”

她自然已经不会回话了,不会再用忿恨的眼光看他。

他长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坐倒在地,再不言语。

这厢白素素从地上拣起那截断臂,细细端详:“终于找到了,原来长的这副模样。”她是个姑娘家,对于这一对儿相爱又相杀的男女还算宽容,至少留给他们道别的时间。

定伯远抱着心上人的娇躯,只觉得心头最后一点热气都消失了。他是仙人之躯,就算被刺穿了心房也不会就死,这时木然道:“杀了我,隐流和渭南宗的仇怨就再解不开了。”他是渭南宗的宗主,前任宗主的死已经算在隐流头上,若连他也消失无踪,渭南宗一定会将这笔账同样记在隐流账上。

除非战盟将渭南宗及其盟友连根挖起,否则这一带永无宁日。

白素素耸了耸肩:“与我何干?”

她说得太轻松、太随兴,甚至还有两分幸灾乐祸。

定伯远眼珠子动了动:“你不是宁小闲。”明玉香死后,他连思维都几乎停滞了,这时才反应过来。

若她是宁小闲,怎会对此事无动于衷?

白素素露出皓齿,莞尔一笑:“我也从没说过我是呀。”

站在她身边的黑衣人殷如正捂着肩上的伤,忽然道:“不对,领域还未解开!”

定伯远已被击败,那一截作怪的残臂也被斩下,可是在场众人身上那种由于时间错乱而带来的怪异感,压根儿没有消失。不仅如此,就连白素素心底深处都觉出了深深的倦怠,仿佛自己已经疲惫了很久很久,连神智都渐趋麻木,恨不得躺下来美美地睡上一觉。

换句话说,恨不得一头栽倒,人事不知才好。

白素素的脸色变了:“这领域的拥有者并非定伯远,而是另有其人!”

如若不然,断臂失了主人就不能再兴风作浪,为何领域还没有消失?并且定伯远说话的速度也是越来越慢,显然领域对他也开始起作用了。

定伯远忽然笑了,这笑容由于时间的延长而显得格外呆滞和阴森:“我也从没说过,这领域是我的。这样很好,你们陪我一起,永坠炼狱罢。”

明玉香死了,他也快死了,何不拉上几个陪葬的?

苏州圣爱医院在线挂号
北京德胜门医院地址在哪
安顺看癫痫到哪家医院好
治疗牛皮癣医院贵阳哪家好
河北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