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吾乃天命之子 第九十一章 旗号为东吴

2020-01-17 09:31: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吾乃天命之子 第九十一章 旗号为东吴

天国大陆,洛丹城的森林酒吧里,一个相貌略显猥琐的大汉,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抓着盘子里的黄色饼团大口吃着,稠密的棕色胡子上挂满酒珠。

他一面咀嚼着肉饼,一面肆无忌惮地吹嘘着:“我跟你们说,咱们新任的苏会长那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明摆着要趁郭星老大不在,把兽人公会给收拾了。我见过一次公会大乱斗,那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呐!”

“真的假的呀,里阳。”

“嘿嘿,我丹克里阳说的话,何时有假?”里阳吞了口饼团,拍了一下大腿,“那一次,不仅是人类和兽人,还有精灵、亡灵,连圣骑士联盟都参战了,那可是打了七天七夜,杀得是昏天黑地,血流成河!”

“哇,帅呆了。”酒吧里的大多是普通人,或是低等级的转职战士,对里阳吹牛皮的话感到新奇无比。

几个小伙子兴奋地追问:“能具体讲讲吗?”

“好的。话说那天……”里阳正要继续吹嘘。突然,角落里响起了一个不和谐的笑声,声音有些猥琐放浪,但听起来却让人如沐春风。

里阳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面相猥琐却透射出震慑全场的咄咄杀气,看着不男不女的怪大叔坐在靠窗的桌前,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那浅色的双眼清澈有神,似乎是两潭深不见底的碧泉,哪怕他笑得眯起眼来,那犹如实质性的目光还是让里阳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里阳有点羞恼:“那边的猥琐男,你是哪条道上的?笑个鸟呀!”

“哈。首先,我不是男人。鄙人不才,那传说英雄,复活女神陈生。我就是当年作为圣骑士联盟盟主参加公会乱战的一员,这种事我会随便乱说吗?”陈生满面堆笑,就像是一只奸诈的老狐狸。

“什么……传说英雄……”里阳和酒吧里所有的人都愕然大惊。

“师父……你好厉害啊,那些人都被你震住了哎。”在陈生对面,坐着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她戴着一顶火红色的法师帽,那顶帽子对她来说过于巨大,以至于包住了她大半个脑袋,她说话时不得不用嫩白的小手顶着帽檐,露出清澈明亮的双眸,忽闪忽闪的看着陈生。

她的名字的元莺,是拥有血精灵血统的法师型转职战士。

陈生的脸上依然挂满笑意:“庶民而已,不足为奇。人间界真的很好玩,下次一定带你去哦。”

元莺转着尖尖的小耳朵,兴奋地靠在陈生的腿上:“好啊,好啊,我们现在就去啦。”

“可是……莺儿,我这次回来,有要事要办,何况你的技能还没有练到位,先缓缓吧。”陈生有些为难道。

这时,里阳猛的站起身,走到了陈生的面前,竟“扑通”一声跪拜在地,恭敬道:“身为转职战士,我里阳浑浑噩噩过了这么多年,如今总算遇上了高人。陈生大人,请收在下为徒吧!在下先前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冒犯,还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哈哈,本神今天心情特好,不妨就收了你吧。”陈生大笑着拿起酒壶大干一口,爽快而道。

“多谢陈生大人……哦,师父!”里阳又恭谦一拜。

“好了,来拜拜你的师姐吧。”陈生指着元莺笑道。

里阳站起身后傲然一笑,如今他拜传说英雄陈生为师已是众人皆知的事了。

人间界,全境沦陷的上水市,名义上的占领者是东吴帝国,但实际掌权人却是郭星,没有一兵一卒能从上水活着撤出来,但郭星也没有闲情再去把上水搞成第二个东井。

上水城南的彼岸花园篮球馆,四面都环绕着清新怡人的花草树林,其幽深宁静有如世外桃源。而此处也是整个上水市唯一没有被战火波及的地方。

金碧辉煌的篮球训练场上,不断的响动着篮球弹跃的声音。那篮球的脉动声在激跃地飞驰着,好似在空中旋舞一般,一条笔直的人形直线拖出了蛇形的残影,从前场穿越至后场,只是短短一瞬。

那道蛇形残影以一条华丽的弧线凌空腾跃起来,在篮下防守的吕子奇,他的目光根本来不及捕捉那残影的动态,那道拉出的蛇影便已骑到了他的头顶。

吕子奇的肉眼看不清残影的动作,而篮球已在刹那间落入了篮中。

“森哥,好样的!”在场边观看二人斗牛的太史俊飞表现得激动无比。

陆宇森以一个华丽的骑扣上篮得分。完成这个瞬间动作后,陆宇森捏着篮球走到了吕子奇跟前,淡淡一笑:“七十三比二十六,还用继续吗?”

“伯言,我真搞不懂,你竟然还有心情在这边打篮球?”吕子奇对于陆宇森如今的心态感到出奇的不满。可以看出,吕子奇在打篮球的时候俨然心不在焉。

“放轻松点吧。我们昨天刚在乱军堆里杀出重围,一时也不知该何去何从,不如先安顿几日。”

吕子奇板着脸:“放轻松?你的女人都弄丢了,你还能如此轻松?”

“事已至此,再去多想也无用。反正你也想不出对策,只好先待在这里了。”陆宇森也无奈。

陆宇森、吕子奇和太史俊飞三人在东吴军队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圈中七进七出,千百名东吴兵全都成了秘术异蛇和赤练藤蔓的点心。在乱军中冲杀得晕头转向的三人,哪里还有闲心却找什么孙权的后人?

万幸的是,就在他们不知该何去何从的时候,太史俊飞的父亲正好是彼岸花园篮球馆的馆长,太史俊飞的手上有一把备份钥匙,于是三人只能暂时先躲到篮球馆里来。

热过了身,太史俊飞煮了点饭菜,拿来几瓶啤酒,三人在球馆的餐厅聚起了餐。

“我们猫在这儿不是办法,必须尽快找到乱军的根源所在。”向来安静无言的吕子奇,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完全相反性格的人,如今的他,根本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

陆宇森道:“别那么扫兴行不行?孙权的转世后人,我们现在到哪里找去?”

“是啊,我们现在是一筹莫展,只能先想办法离开上水了。”太史俊飞饮下一杯后,面色也阴沉了下来。

只见吕子奇的嘴角抿起了一丝神秘的微笑:“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那挂满全场的旗号上写的是什么字吗?”

“旗号……旗号是……”陆宇森猛的回想起来,两眼俱是惊愕之色,“吴……”

“对,是吴!”太史俊飞茅塞顿开般大叫出声,“也就是说……”

“不,不会的。”陆宇森仍然恢复了冷静,摇着头质疑道,“也许只是凑巧的吧。‘吴’这个势力毕竟是古代才有的,现在怎么会莫名其妙又冒了出来?我想,这种事情定有蹊跷。”

“但‘吴’的存在已经成为现实,这桩事一定和天国大陆有关。”吕子奇正色道,“孙权的后人或许是远在天边,又或许是近在眼前,只是我们没有用心去找。”

“不行,此事必须采取稳妥的方式,贸然前往对方的总部只会被群攻至死。”

“陆宇森,你听我说。”见陆宇森的顾虑还很深,吕子奇提高了说话的音调,“躲在这里也只是坐以待毙,我可以百分之二百的肯定,孙权的后人一定就在这座城市里!”

吕子奇斩钉截铁的言辞,就像一盆冷水浇盖了陆宇森的心房。沉下心来,陆宇森也思考了许多,他在人生的无数次抉择上都曾犹豫不定,也因此错过了无数次飞升的机会。

原来,他和水仙早就能结成连理,却由于他内心的踟蹰不决而再三拖延,直到最后不得不饮恨离去。他悔不当初,因当断不断而错失的良机,恐怕再难找回来了。

“好,明天我们出发。不管孙权的后人在不在这座城市里,我们都要去撞一撞。”陆宇森毅然做下了决定。

“你……森哥,你疯了吗?”太史俊飞无法理解,“外面都是敌人,就算你们会魔法,但一批批的杀起来,你们不嫌烦人吗?”

吕子奇笑道:“那些根本不是敌人,都是我们东吴自家的弟兄,你信不信?”

“是友是敌,一探便知。”陆宇森道,“明天行动,抓一个小兵回来逼问他,我们必须知道他们的首领是谁,领导团队都有哪些人。”

陆宇森对此并不敢抱太大的希望,一旦做的太过火,以至于打草惊蛇,那他们三人只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姜堰市中医院怎么样
西安市阎良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青海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治疗白癜风办法
宁夏白癜风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