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玄门诡医 第四九〇章 阿丝娜

2019-12-15 15:10: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门诡医 第四九〇章 阿丝娜

他们由绿芽指挥着一直走,慢慢将车子开进了一个工业园区。其实这地方昨天南宫熠也来过的,不过这会儿他却奇道:“怎么不是昨天的地方。”

绿芽道:“他们换地方了。”

唐玦冷笑了一声:“他们好像知道我们会找过来。”

南宫熠点点头:“动作可真够快的!不过他们动作再快也没有用,有我们的小绿芽在,他们就算逃到天涯海角

绿芽得了他的夸奖,得意地摇头摆尾。冷不防被唐玦一指头弹在脑门上,“叮”的一声轻响。绿芽赶紧就用翅膀捂住头:“不要不要!好疼好疼!”

南宫熠摸摸它的头,像心疼孩子一样:“不疼了不疼了!”一面又瞪了唐玦一眼,“你干嘛又打它,绿芽做了坏事,打一下也就算了,现在绿芽帮了咱们,怎么又要挨打?”完全是一个护着孩子的父亲模样,唐玦感觉以后要是有了孩子,南宫熠一定会很疼孩子的。这样一想,心里就甜丝丝的,也没有计较南宫熠出言不逊。

唐玦失笑:“好了好了,不就是轻轻弹了一下么?至于这样大惊小怪么?”

南宫熠将车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停下来,然后跟唐玦下车走了过去。他们开车快,到的时候,出租屋里只有阿丝娜一个人,邬寒还没有回来。

正好!

唐玦和南宫熠敲开了阿丝娜的门,阿丝娜看见他们眼中露出一丝惊慌,现在邬寒不在,而他们却找上门来了。阿丝娜眼神略微一闪:“你们是谁?来找谁的?”

唐玦笑了一下:“阿丝娜,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唐玦身上虽然只是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但是却不是阿丝娜那身地摊货能够比拟的。

阿丝娜眼中迅速闪过一丝自惭形秽,同时又闪过一丝怨毒,,冷声道:“你们到底是谁?认错人了!我叫周婷。不叫什么阿丝娜!”她矢口否认,不过唐玦并没有打算饶过她,说道:“你费尽了心机,不就是为了将我逼出来么?现在我出来了。咱们来场面对面的较量如何?”

阿丝娜脸色一白:“你到底想怎么样?”

唐玦笑了一笑:“邬寒刚才找过我们!你难道不准备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阿丝娜环顾了一下屋子,自嘲道:“我们这样的小破庙,怎么能请得动你这样一尊大佛?”

他们刚搬了家,屋子里还十分凌乱。这是一个小小的公寓,只有一间卧室。另一间小小的书房里面放了一张一米宽的小床,改建成卧室,床上扔了几件脏衣服,都是男式的,这间房应该是邬寒的。那么,那间大的卧室就是阿丝娜的,这么久了想不到他们竟然还没有住到一起。

阿丝娜侧身让开,让唐玦和南宫熠进去。她仍是警惕地站在门边:“不要指望我会怎么招待你们,我这里什么也没有!”

南宫熠道:“无妨,我们原本也没有想让你招待我们。”

唐玦和南宫熠都没有坐。南宫熠也知道在一个蛊师家里是不能随便吃东西甚至不能随便坐的,因为一旦你坐下,可能你的座位底下就会冒出一枚尖利的沾了蛊毒的针来,而中了蛊,虽然说有唐玦在,并不害怕,但是总是要吃一番苦头的。

南宫熠和唐玦都是十分警惕的人,而且唐玦一来就发现了在阿丝娜没有打开的箱子里面有红线蛊的气息,她不由冷笑了一下:“有邬寒这么个大美男在,你竟然还要饥不择食地去随便找别的男人下蛊?”她这话说得很是侮辱。阿丝娜脸色顿时变了:“你胡说八道什么?”

唐玦讽刺地笑了一声:“你难道不知道这种红线蛊是情|蛊吗?只能是女子下在情郎身上,可是你却到处乱下,还下在别的老头子身上,这是为什么呢?”

阿丝娜一瞬间脸色煞白。连声说道:“不可能!不可能!那怎么了可能是情|蛊呢?他明明告诉我是可以控制别人的。”显然,阿丝娜根本就不知道红线蛊是情|蛊,她的所作所为只是被人利用了,或者是被人耍弄了。

唐玦很快就抓住了她话里的重点:“他?是谁?”

阿丝娜苍白着脸色,慌乱地摇头道:“我不能告诉你!”她突然转头夺路就要逃,站在唐玦身侧的南宫熠猛然身形一晃。就拦住了她的去路,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

阿丝娜手一扬,两枚铁蒺藜向南宫熠打去。南宫熠迅速避开,手腕一抖,阿丝娜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她摔得五脏六腑仿佛都移了位,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一口气来,嘴角缓缓流出血来,她拿手背揩了一下血迹,冷笑道:“你们杀了我吧!唐玦,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即便是你杀了我,你的情郎也已经中了我的蛊了!”她说话的语气很急,显得她内心十分焦躁。

阿丝娜若是说别的,唐玦或许就信了,但是她偏偏说蛊,有绿芽在,他们还怕普通的蛊吗?况且阿丝娜是一个连红线蛊是情|蛊都不知道的傻瓜,即便是,没有绿芽在,唐玦自己也能对付得了她下的蛊。

唐玦手一伸,绿芽就爬到了她的指尖。唐玦冷笑了一下声,俯视着她:“你以为我会怕你的蛊?你看看这是什么?”

阿丝娜的眼中几乎都要冒出光来:“灵蛊?这是灵蛊!”她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来,然而下一步,阿丝娜再次双手各甩出几枚铁蒺藜,同时猛然往门口跃去。

她刚到了门口,南宫熠就猛然再次向她抓去,陡然一条粗黑的手臂拦在了她的面前。南宫熠只抓到了一个软绵绵、黏腻腻的旧棉袄衣袖。他一抬头,就见邬寒站在了门口,将阿丝娜护在了身后。

邬寒面覆寒霜,沉声道:“你们来干什么?给我滚出去!滚!”

而阿丝娜却在瞬间崩溃了,站在邬寒身后不住捶打着他:“你不是一直对唐玦念念不忘么?现在见到她了,你去找她吧!还来管我做什么?让我一个人死了算了!”她哭得凄惨,刚才还一个劲想跑的人,这会儿却像个小女孩一样在原地连连顿足。(未完待续。)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怎么样

北京市密云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京都儿童医院做口腔科需要预约吗

浙江治疗牛皮癣医院

九江治疗早泄方法

宝宝咳嗽老不好
小儿止咳药
3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孩子每次睡觉时咳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