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仙河传记 第四百零九章 不能浪费

2020-01-16 18:35: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河传记 第四百零九章 不能浪费

叶昊然听见这话,眉头微微一皱,随后便急忙拿出来东升剑,一剑划过,将那本源之血一划为二。紧接着他便用东来剑挑起了其中一小滴,送到了疾风豹口边。

可疾风豹似乎还是不敢吞食,这让叶昊然感到十分的焦急。随后只见剑光一闪,那东升剑剑尖上的本源之血便再次分成了两份。

这一次,疾风豹似还是有些害怕,但叶昊然却不在分离,而是将东升剑剑尖微微一挑,让那两小滴本源之血落在了半空。下一刻,他便将其中一滴直接用东升剑,向着疾风豹拍了过去。

疾风豹看着那滴本源之血向着自己而来,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直接上开了口,将其一口吞下。

而下一刻,叶昊然却直接将鹰兽召唤了出来,其刚刚惊惧的张开鸟喙,叶昊然便直接把另外一滴拍进了其的口中。

下一刻,疾风豹和鹰兽便在地上挣扎了起来,叶昊然看到这一幕,怒喊道:“这可是圣兽的本源之血,你们可要竭力炼化,千万别浪费了啊!”

叶昊然话音刚落,疾风豹和鹰兽便停止了挣扎,两者的身上突然化出了一道血色光幕将其包裹,并不像是死去了,而像是产生着什么变化。

为此,叶昊然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将其统统收进了玄灵戒中。随后他看着自己手中剩下的那一半本源之血,依旧在挥发着,他急忙对着殇沐儿喊道:“你有没有带坐骑还是灵宠,赶紧召唤出来啊!”

殇沐儿此时也十分的焦急,但她却无奈的喊道:“没有啊,谁知道此血一出现就挥发啊!不行就扔掉吧!”

叶昊然一听此话,咬着牙看着自己已经被那滴本源之血侵蚀到见骨的手心,皱着眉头说道:“不行,任其挥发,简直就是暴遣天物,此血人可不可以炼化?”

殇沐儿一听,大喊道:“你疯了啊,此血乃是妖中圣物,人族体魄、经脉、功法和妖族大有差异,吞下去,只会让你瞬间暴体而亡!”

叶昊然一听这话,先是露出了无奈的神色,随后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直接喊道:“不行,拼死我也将其炼化了!”

说完这话,他不顾殇沐儿的阻拦,直接将那滴本源之血扔进了口中。

而下一刻,叶昊然的嘴巴中便冒出了一股烟,炽烫无比的感觉让他满脸的痛苦之色。紧接着他便彻底的开启了金身宝体,让自己的皮肤全部化为了赤金之色,从而他体内的五脏六腑散发出淡淡的金芒,也变得更为坚韧。

紧接着,叶昊然便直接盘坐在了地上,将那一滴本源之血,直接咽进了自己的喉咙中。

喉咙中传来的灼伤之感,让叶昊然感到自己就如同吞下了一颗长满了尖刺的火球一般痛苦。

殇沐儿看到这一幕,急得跳起了脚,不断的喊道:“完了完了,我看你是真的疯了,这下可怎么啊!!!”

现在叶昊然已经是骑虎难下,想要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在喉咙中经过了度日如年般刺痛的灼伤感之后,那滴本源之血终于进入了他的体内。

而这一刻,叶昊然更是疼的直接闷声喊了起来,那本源之血进入他体内的一刻,便散发出了十分浓郁的血雾不断的渗进他的五脏六腑之中,那种如同针扎一般的痛感,让他痛的五官都变的狰狞了起来。

可紧接着,叶昊然便在殇沐儿急的打转的过程中,直接捏出了一个印决,运转起了长青功的功法。

此功法一经运转,在加上那本源之血的刺激,叶昊然背上、后脑勺、眉间瞬间亮起了十道光点,随后便一一相连,化作了一副奇异的光图。

而也在这一刻,这些相连的光点中散发出了无数道强烈的光线,将叶昊然体内那滴本源之血直接连接了起来。随后那些光线颜色变成了淡淡的红色,不断的延伸到叶昊然的背后、后脑勺、眉间的光点中,让其颜色也彻底变化为了血红之色。

紧接着,叶昊然心中暗暗一喜,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那面光图正在不断的炼化着那滴本源之血,并且化作了万分精纯的元力。

叶昊然之所敢吞下这滴本源之血,就是因为他有长青功作为仰仗。毕竟他可是曾经直接炼化过嚣兽内丹的人。

为此,叶昊然急忙催动着自己的灵魂力,控制着那些精纯的元力,将其全部向着自己的左手手臂中无数条经脉中输送而去。既然长青功能够炼化此血,耐他何不尝试着用其来提高自己的修为。

虽然此时叶昊然的左肩之中已经传来了如同无数条蚂蚁啃咬的刺痛感,但他却并没有停下。因为他知道,这是在不断的打通自己的左臂中那无数条经脉。

若是此时观察叶昊然左臂衣袖下的皮肤就会发现,从肩头开始,正有无数条纤细的血线出现,在缓慢的延伸着。

而与此同时,叶昊然不断的打通自己左臂上的经脉时候,他身上那光图上也延伸了无数条血色细线向着他的丹田气海中传去。精纯的元力送至的一刻,他的五行丹田快速的旋转起来,疯狂吸收着这股精纯的元力。紧接着便有股股浓郁的五色液体从五行丹田上催生而出,和漂浮在他气海中的五色液体混合在一体。

不仅如此,那滴本源之血再被吸收的同时,散出的那股血雾也在不断的洗刷着叶昊然的五脏六腑,虽然万分的疼痛,但叶昊然还是咬着牙坚持着。因为他感觉到这血雾的洗刷,让他的五脏六腑也在产生着变化,变得越发的坚韧。

随后,在叶昊然身旁加急来回打转的殇沐儿,突然感觉到叶昊然的气息一变,瞬间从开光后期直接突破到了开光期大圆满的程度,而且还在往上攀升。

这让殇沐儿直接愣在原地,睁大了双眼喊道:“这小子竟然连圣兽本源之血都可以炼化,这也太妖孽了吧,我可从来没听说过人族可以如此行事啊,他该不会是什么妖兽化形出来的吧!!!”

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十天之久,叶昊然猛然的睁开了双眼,露出了满脸的焦急之色。殇沐儿问他,他也不答话。

只见他似是考虑了片刻之后,便直接将那颗在殇家空间得到的白珠拿了出来,随后便毫不犹豫的吞入了口中,并且闭上了双眼......

紧接着,一股十分磅礴的灵魂力和精神力在叶昊然身上轰然散出,丝毫没有警惕之心的殇沐儿直接被拍飞了出去,落在了地上,识海猛然动荡,让她喷出了一口鲜血。

紧接着,殇沐儿眉头紧皱而起,脸色震惊的看着叶昊然说道:“他到底在干什么,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灵魂力和精神力散出......”

天津市塘沽区安定医院
青岛市传染病医院
承德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杭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治疗阳痿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