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迷途之毒殇(微电影剧本)

2019-09-14 07:00: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劝人莫贪一时快,一入毒网万事哀!10年前杨士坤因为贩毒、吸毒入狱,再次重见天日时却已是物是人非:父母不在、亲人远离、乡邻厌恶!而此时,身为法警的季婕和李明浩,能以自己本职的使命,再次扮演了普法干警的真诚角色,终使杨士坤浪子回头、重新做人…… 剧中人物:
杨士坤:男, 5岁左右,平头短发,外表粗狂、表情木讷,10年前因贩毒吸毒入狱。
季 婕:女,40岁左右,监狱管理局警察,外表干练,有极强的法律意识和普法教育经验。
李明浩:男,27岁左右,司法工作人员,负责配合季婕工作,从事法律宣传和刑释解教安置工作。

其他人员:女主持人,村支部王书记,路人4人,小孩,少年杨士坤等。

开 篇
1、监狱过道,日,内
铁栏门打开,沉重的金属碰撞声传出。杨士坤穿着犯人服装,双手戴着手铐,在狱警带领下从监狱里过道走过。
O.S:(男声)杨士坤,你服刑期满了,今天可以出狱了。出去后,要好好做人,不可再违法犯罪了!

2、采访室,日,内
一张茶几两侧置有两张藤椅,杨士坤身着休闲服,正坐在藤椅上接受某电台采访。旁边坐着的是一位年轻的女主持人。
杨士坤:那时候我刚出狱,脾气很暴躁。十年监狱生活改变了太多太多东西,基本上很难在社会上适应了,有好几次差点儿又走了上犯罪道路。要不是季警官他们,可能......

屏幕显字:(片名)迷途

正 文

1、监狱门口,日,外
沉重的监狱大铁门从里面打开。
杨士坤提着一个杂物包走了出来,他回头冲着送他的两名狱警鞠了鞠躬。
狱警摆了摆手,大铁门重新被关上。
杨士坤站在监狱门口,呆呆地望着眼前的马路和周围的环境,显得极其落寞。
不远处,一辆警车停在路边。

2、警车里,日,内/外
季婕坐在副驾驶座上,李明浩手搭在方向盘上。二人透过玻璃窗,望着不远处从监狱里出来的杨士坤。
李明浩:季姐,大热天儿的,咱们干嘛非要来看他呀?您不是经常来见他的吗?
季 婕:(没有理他,继续盯着远处茫然四顾的杨士坤)10年前他因为贩毒吸毒是被我亲手送进监狱的。
李明浩:(崇拜地看着季婕,感觉很好奇)您不是管监狱的吗?怎么会管刑事案件呢?
季 婕:(转过头看了看他,没有回答)就你问题多!开车!
李明浩一愣,醒悟过来,他吐了吐舌头,问道:咱不接他呀?
季 婕:接什么接!他的路需要自己走。回局里!
警车转了个弯,开走了。

、马路人行道上,日,外
杨士坤提着包慢腾腾地走在路上,目光茫然,不住地四处观望。
他时不时拦住路边的行人问问。
OS:(画外音:杨士坤)10年,一切都变了。我像一个迷路的孩子,找不到了回家的路。
道路两旁的高楼林立,道路上的车辆川流不息。
他站在一位清洁环卫工人旁边问着什么,清洁工人指了指一个方向,他躬身答谢一番,转身向前走去。

4、(闪回)旧街道上,日,外
旧道路上,来来回回不多的行人,两排是古旧的楼房和老式的店铺。(黑白色)

5、马路人行道上,日,外
突然,背后传来一个人的喊声。
O.S:站住!别跑!
杨士坤闻声浑身一颤,露出惊恐的表情。他颤抖着回头望去。
一个社会痞子,怀中抱着一个女式提包,从他身边急速跑过,一名警察喊着追了过来。
OS:(杨士坤)我害怕这样的声音,我不敢看。没有人能想象到,在狱中的10年是怎么度过的!我希望自己是一个影子,一个谁也看不到的影子,就隐藏在黑暗的角落里,自生自灭。
杨士坤将包紧紧地抱在怀中,低着头,身体有些颤抖地向前走去。

6、某村口,日,外
杨士坤提着包一边四处张望,一边沿着村口的公路向村子里走着。
两个中年妇女扛着锄头从旁边走过。一个女的惊讶地瞟着杨士坤看了看,悄声对另一个说着话。
妇女甲:那不是村头的杨士坤吗?听说他吸毒贩毒人,被判了18年哩,咋会出现在这儿呢?
妇女乙:呦~莫不是逃出来了吧?
妇女甲:快走,快走!这可是毒贩子,不敢惹祸上身!
妇女乙:走,走!
二人背过杨士坤,指指点点了一番,拽了拽对方扭头走开了。
村子道路两边站了很多人,人们纷纷用怪异地眼神看着杨士坤,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
OS:(杨士坤)看着昔日的邻里乡亲,他们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很清楚他们的目光代表着什么意思。我想辩白!可,我知道,对于他们而言,我已经是个死有余辜的人,本就不该还活在世上。
一个年轻妇女将小孩紧紧地抱到怀里,小声叮嘱着说:别乱跑,那可是毒贩子,杀人的......
群演A:(低声讨论)那是老杨家的杨士坤。
群演B:(低声讨论)吸毒呀,他怎么出来了?
群演B:(低声讨论)以后可得小心点儿。

7、杨士坤家院子,日,外
院子里长满了野草,房门也破旧不堪,一看就是许久未曾住过人了。
杨士坤呆呆地站在院中,深情呆滞,行李包掉在地上。他踉跄地在原地转着圈,似乎在找着什么。
(闪回)年近50多岁的一位老头和一位老太太,站在门口向少年杨士坤微笑着招手。
老 头:坤儿回来啦!
老太太:坤儿,快过来!妈做了你最爱吃的饭菜,来呀!
......
杨士坤从老头、老太太手中抢夺钱包。
老太太:坤儿,娘求求你,不要这样子,你把家里的钱都拿走了,我和你爸怎么活呀?
杨士坤:(抢过,逃走)拿来吧,老东西!
老 头:孽障!孽障呀!你迟早要遭报应的!
老太太晕倒,老头急忙搀扶。
老 头:(疾呼)老婆子,老婆子......
OS:(杨士坤)10年,一切都变了。原本和睦的家庭,被我一手毁了!爸爸、妈妈因为我吸毒贩毒入狱心脏病复发,期间相继去世了。这个世上,原本我最亲近的人也一个个都离我而去。茫茫天地间,我成了飘荡的孤魂野鬼,无处栖身,哪怕连一丝曾经的回忆都找不到了。
杨士直直地坤跪倒在地,两行清泪从脸上落下。
他将脸深深地埋在地上,双手不停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低声嘶吼着。
杨士坤:爸!妈!儿不孝,儿不孝......
杨士坤侧身翻到在地,晕了过去。

8、杨士坤家院子,日,外
清晨,一辆警车开进来,停在了院子内。从车上走下两个人,正是季婕和李明浩。
季婕看了看院内的情况,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她伸手示意了一下李明浩。
季婕:敲门!
李明浩走到门前,使劲儿敲了敲,喊道:杨士坤!杨士坤!
没有人开门,也没有任何动静。
他转身看了看季婕,摊了摊手,耸肩,说:没人!
季婕走上前去,伸手拍了拍门,见没什么反应,便使劲儿一推,门没上闩,自动开了。
李明浩一愣,干笑了两下,二人迈步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9、杨士坤家,日,内
屋子里很破旧,家具摆设极其简单,四周黑漆漆地,没有开灯。
季婕用手摸了一下桌面,上面积了很厚的一层灰尘。
李明浩捏着鼻子,一边走一边用手扇着空气,表情显得很不自然。
季婕看了看空荡荡的床铺,四周环视了一圈也没见到人。
季婕:(用命令的口吻)杨士坤!杨士坤!
“噗通”一声轻响,一个人影从角落里站了起来。
杨士坤:到!
季婕和李明浩均被吓了一跳。
李明浩:(装作害怕的样子)鬼啊!
季婕回过神来,仔细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人,正是杨士坤。只见他模样邋遢,衣服也没有换,满脸污渍,头发乱糟糟地,表情呆滞。
她回头瞪了一眼李明浩,训斥道:怪叫什么!
李明浩尴尬地笑了笑,举手讨饶状说:对不起季姐,失误,失误!
季婕看了看屋里的情况。墙角铺着一张凉席,杨士坤的行李包随意丢在一侧。显然,杨士坤是睡在地上的。
季婕:(看着站的笔直的杨士坤)你怎么搞成这样?像什么样子!认得出我是谁吗?
杨士坤:(抬头,看了一眼季婕,点了点头)您是季警官!
季婕点了点头。她想了想,从口袋掏出二十几块钱零钱来,递给杨士坤。
季婕:嗯,认识就好。赶紧收拾一下,洗把脸。去村口,看有没有卖早点的,给我们一人买一份。我们去村子转转,找个人把这屋子修一下,这还怎么住人?
杨士坤有些迟疑,手始终不敢拿,声音有些哽咽。
杨士坤:不,不......我有,我有钱。昨天出狱,还我原来的......
季婕:教你拿着就拿着,磨叽什么!
季婕将钱塞到杨士坤手中,转身向外面走去。
季婕:(走了两步,又回头叮嘱了一遍)快点儿啊!过来看你,我们可都没吃早餐呢。
李明浩:(撇了撇嘴,用手指了指杨士坤,好奇地样子)喂,我说你可以啊,有好好的床不睡,偏睡地上,吓我一大跳......
他话未说完,就传来季婕的声音。
O.S(季婕)小李!快点儿!
李明浩一愣,急忙转身朝出走:唉,来了!

10、村间路上,日,外
季婕和李明浩并排走着,二人边走边说着话。
季 婕:十年前那会儿,我还是刑警,杨士坤的案子就是我负责侦办的。他因为吸毒贩毒,曾打伤抢劫过许多人,家里值钱的东西也被他变卖了。哎,后来被捕入狱,判了18年。那时,恰巧我调到了司法部门工作,主抓监狱这一块儿,和他接触比较多。因为他在狱中表现一直很好,又有改过自新的决心,屡次获得减刑机会,这才得以刑期10年就提前出狱了。
李明浩:(恍然状)我说嘛。您怎么会管刑事案件侦破呢?可咱们也没必要对他这么好吧,毕竟他可是刚刚刑满释放。
季 婕:你不懂。曾经他们属于罪犯,那是在监狱里,他们犯了罪就必须受到惩罚,这就是律法,绝不姑息!可是,现在他们刑满释放了,出了监狱就是和普通人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就拿杨士坤来说,在监狱10年,外界的太多变化,他的意识和行为已经完全和社会脱节了,甚至他们现在还属于弱势群体。对于这些刑释解教人员,除了安置帮教之外,法律上还必须进行保护。否则,他们就可能二度犯罪。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
李明浩:(点了点头)可,您说这杨士坤是不是作的?有床不睡,怎么睡地上?
季 婕:(叹了口气)狱中十年,他们一直睡得都是硬板床,这个习惯不是说改就能改过来的。

11、菜市场,日,外
杨士坤在菜市场上找寻着买早点的地方。远远看见一家卖早点的,聚集了很多人。
他犹豫了片刻,将手中的二十块钱捋了捋,攥了攥拳向人群走去。
两旁的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12、村委会门口,日,外
村委会王书记同季婕、李明浩一一握手送行。
王书记:季同志,您们放心吧。杨士坤的情况您给我说清楚了,我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回头,我就找人帮忙给他家把房子收拾一下。没有问题!
季 婕:那就麻烦王书记了!
王书记:嗨,麻烦啥。让您们二位领导专程跑一趟,老王我都羞愧的紧。都是俺们村的人,能帮一把是一把,应该的。
季 婕:还有杨士坤工作的事儿......
王书记:(一拍脑门儿,恍然状)哦,对对!您看,您不提我差点儿忘了。您不是说他以前修过自行车吗?成!俺们村委会正准备组织一个义务服务小组呢,回头在村口给他搞个摊,让他给来往需要修自行车的修个车。如果赚着钱了归他自己,赚不着钱了,我们村委会每月给他发1000块钱的补贴。您看,中不?
季 婕:(再次握手)那就太好了!谢谢王书记!您可帮了我们大忙了。我就琢磨呢,总不能让他一直这么晃悠着,也不是个事儿啊!有点儿事儿干,兴许能好点儿。
王书记:是这么个理儿!还是您们考虑的周全。
李明浩:(看了看手机,又回头四周望了望,向王书记问道)王书记,您这村儿附近有菜市场,或者卖早点的吗?
王书记:(一愣)有啊!前面十字路口左转,再向前走,大概200米左右,就有一个菜市场。怎么,您们这是......
季 婕:哦。没什么。随便问问。那我们先走了,赶明儿再来。
王书记:好,好!慢走啊。
季 婕:(转身离开)您留步!

1 、菜市场,日,外
菜市场聚集了许多人,杨士坤被围在了中间。旁边是一个卖西瓜的水果摊,众人都对着杨士坤指指点点地嘈嚷着。
群演A:这种人咋好意思出来?毒贩子!
群演B:肯定是越狱出来的!快报警,抓逃犯!
群演C:打!打死他!
群演D:吸毒贩,不能姑息!
群演E:对!打死他!
周围的人越说越激烈,人群还是躁乱,有几个年轻社会青年对杨士坤推搡着。

共 58 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季捷本想接刑满释放的杨士坤出狱,后来又改了主意。出狱后的杨士坤不断遇到异样的眼光,来到老屋前思绪起伏,二老已经过世,一阵眩晕翻倒在地。季捷、李明浩出现,感慨之中伸出援手。杨士坤却在菜市场遇到麻烦,操起菜刀正要挥舞,季捷赶到制止了他的过激行为。杨士坤终于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走上了真正的人生之路。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帮助罪犯改邪归正意义深远,是帮教干部的责任,也是我们整个社会的责任。【编辑:一叶小舟】
1 楼 文友: 201 -12-21 20:16:18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我只是一叶小舟,随风飘荡......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腹泻快速止泻方法
孩子流鼻血怎么办
2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下一篇:早产儿智力如何开发

上一篇:海州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