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战国 正文 第六幕:天地之乱(下)_第294章:绝望之人

2019-12-04 13:17: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国 正文 第六幕:天地之乱(下)_第294章:绝望之人

西沙固·罂红城外边陲小镇·山野林间某酒肆

黄土漫漫,群山峰起,东方子炎他们六个人在这西沙固的黄土群山中找到了这个小酒肆,正在歇脚休息,从当阳领域出发,他们足足花了两天才来到西沙固的地界,并且又花了四天的功夫穿过西沙固腹地,现在已经到了洪均帝国在西沙固西部边境,这里气候恶劣空气干燥,正值冬末,白天温度高,晚上却又能冻死人,昼夜温差特别大。

天快黑了,小酒肆中的老板点上了灯,以给客人们照明使用。圣凰盘腿坐在地板上,将随身携带的羊皮纸地图摊放到桌面上,跟莱茵·格鲁斯一起边喝酒边仔细看了起来。

“看到没有,罂红城四周只有东南方向,也就是我们立足的这一小块区域有起伏的山地地形,除此之外尽是一望无际的西沙固平原,一旦城破,黑石魔族他们将无人能阻拦,甚至能一口气接连攻破西沙固城关,入侵希尔巴斯领域。”圣凰盯着地图,眼神中能看得出焦虑。

“希尔巴斯领域位于南北分界线,北上可与北方战区的末日联军汇合齐攻帝都赤洪城,南下可与南部敌军一同攻袭南郡诸城和止水城邦,止水城邦被破,人族也将大势逝去。”莱茵·格鲁斯若有所思的说道。

“罂红城之战,也许是生死之战的转折点。”圣凰点了点头,“胜,则玛各所部半年的努力尽失,败,则人族将面临真正的大难。”

“还需从长计议。”莱茵说。

在两人洽谈军事之时,东方子炎却没有参与,而是一直看着柜台里算账的店家。

“店家,现在人人皆知罂红城将成为战乱之地,附近镇子上众多生意人都放弃祖业、偕老妇幼背井离乡,你为何还在开张。”东方子炎端着一碗酒,来到柜台前问道。

酒肆的老板是个看起来上了年纪的男人,他听东方子炎一言,先是笑了笑,而后才开口说道,“我孤苦伶仃,家中苦寒仅剩我一人,并无后顾之忧,况且我既生于此地,断不能背弃家乡而去,岂能在国破山河之际当那抱头鼠窜之人?”

“说的好!”西门沧月听完之后,双手拍着鼓起了掌,上官雯和辛德勒坐在她身边,看着他们说话,一句话也没有,只有辛德勒一个女人在不停的喝酒。

“客官言重了。”店家冲西门沧月行了一礼。

“在下敬佩万分,我敬你一杯。”东方子炎举杯说道,店家见东方子炎举杯相邀,连忙找了酒杯倒酒一同举杯饮下了这杯酒。

“敢问,阁下年纪轻轻,前来此险象环生所为何事啊。”店家用衣袖擦了擦嘴,放下酒杯说道,眼睛看了一眼正在研究山川地形地图的圣凰和莱茵。

“前来护国杀敌啊,我身为人族子弟,见异族入侵,该当以死效命,为国捐躯啊。”东方子炎盯着店家那双苍老的眼睛,不知为何,一股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油然而生。

“那自然是好的,就算为国捐躯也是值得的。”店家的语气突然变得冰冷,言语之中竟然透出了一股阴森的气息,东方子炎的眼中冒出了些许紫色流光,死死的盯着店家那张满脸堆笑,却又布满了皱纹,东方子炎张开嘴,想着要对他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

,隐约间,东方子炎竖起耳朵似乎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那声音似乎来自远方,在山野间回荡着,像是什么吼声,大家似乎都听到了,除了这个店家。

“雯雯。”东方子炎回头,来到了桌前,“你听到了么?”

“嗯,听到了。”上官雯轻轻的点了点头。

“是不是……攻城巨兽?”东方子炎轻声问道,双眼瞪得很大。

“我只闻到了血腥气味,罂红城大难临头了,我们非去不可!”莱茵·格鲁斯抓起另一张桌上的地图,匆匆收了起来。

突然,只听见那个店家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他突然仰天大笑,就是这么一笑,使得众人都站了起来,辛德勒有些喝醉了,走路还有些不稳。

东方子炎拔出腰间的长刀,灯光洗濯着白色的长刀刃,他看着那位店家老者,开口说道,“如此荒野林间怎会有酒肆存在,况且这接近边境的西沙固地带历来都是军事范围区域,即便是有乡村小镇也不会有这种生意场所,现出你的真身吧,魔神大人……”

店家停止了嘲讽般的笑,他全身冒出了黑色的诡异之气,全身融入了黑暗之中,卷起了飞沙走石,这间酒肆被摧毁,众人抵挡着黑暗的冲击,分散到了四处,酒肆在这黑暗旋风中消失殆尽,随着旋风般的黑气盘旋之下,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一头银色长发,黑色披风。

“是你,玛各。”圣凰冷冷的说道。

“呦呦呦,这不是迦罗灵族的灵帝陛下么?还有十三审判大人,白昼之王……啧啧啧。”玛各阴阳怪气的说道,然后他转身恶狠狠的对着东方子炎说道,“东方子炎!算你厉害,居然能识破我的伪装。”

“你错了,”东方子炎手持长刀,幽幽的说,“我真的没有识破你的伪装,我刚才是猜的,没想到你自己暴露了真身,怨不得我。”

玛各冷哼一声,然后什么都没说,便猛然伸出了右手,对向了上官雯。

虹吸!

奇幻的七色光晕从玛各的手中盘旋而出,径直袭击向了上官雯!

“雯雯!”东方子炎眼疾手快首当其冲的扑了上去挡住了那股奇幻的光晕,顿时他的身体仿佛触电了一般,他大叫一声,手中的长刀险些脱手坠落,而且身体被玛各“吸”了过去,身体的毛孔中渗出了斑斑血迹。

“喂!你没事吧!”西门沧月等人大惊失色,圣凰脸色一变,但没有出手。

玛各伸手接住了东方子炎,而后把他提在半空,“东方子炎,你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保护那个女娃娃,值得么?”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们黑石魔族那样冷酷无情,蛇蝎心肠么!”东方子炎咳出一口血,恶狠狠的说。

“那这么说的话……她就是八诈神燐童了?”玛各阴阴一笑,用力握住了东方子炎的脖子,令他喘不过气来。

“你敢伤害她我绝不饶你!”东方子炎大喊一声将手中的长刀刺中了玛各黑漆漆的身体,但却没有发出肉体被刺穿的声音,只有刺中空气发出的唰唰声。

“我现在对你没兴趣了。”玛各看着随时准备要出手的辛德勒和圣凰、莱茵,便将东方子炎扔了过去,圣凰伸手接住了他,玛各又说道,“你们不是要给罂红城解围么?我告诉你们,一刻钟之内如果你们赶不到的话,罂红城将城破人亡!”

“无稽之谈,北冥无极是何等人物,如果连罂红城这样固若金汤的坚城都守不住的话,那他就是个徒有虚名的废人!”辛德勒厉声说道。

“那你们拭目以待吧。”玛各阴阴一笑,将身后的黑色披风一掀,便消失在了一道黑光之中了。

“你没事吧。”圣凰单手把东方子炎放到了地上问道。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我没事!快点去罂红城吧!”东方子炎大叫道。

莱茵从袖中取出铁坦飞艇放到了空中,然后率先跃了上去,“快上来!”话音未落,众人都上船,飞艇快速启动,朝着西边罂红城的方向飞去了。

罂红城·西大门城楼

西门城墙外,七八个高大的黑影在月光下晃动着,大地震碎般的声音震耳欲聋,站在城楼上的北冥无极冲着军士们说话都听不见分毫,但众将士都奋不顾身的抵御攻城部队。

这次,黑石魔族的攻城方略依然是巨型灵狩打头阵,其后是魔界王御卫军团的弓弩手,一旦城墙被巨型灵狩攻破,御卫军团就会万箭齐发,带着暗魔之光的箭簇能瞬间穿透士兵的身体置其于死地,更有伊姆拉和鹰骑兵大批空中部队作为空袭军队掩护。

罂红城遭到攻击之初,北冥伏身受重伤但依然在阵前与北冥无极一起坚持指挥作战,自从落霞关大败之后,北冥家族的众多将士似乎失去了战斗的勇气和决心,巨型灵狩出现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似乎都写着恐惧。

“机械盘炮呢?给我对准巨型灵狩的脑袋给我轰!”北冥无极一把抓住一个部下的衣领大声叫道。

“老家主!机械盘炮对这些怪物没有作用啊!就连血魔雕纹的弹头都打不动!最多只能卡在这些怪物的鳞甲缝隙中啊!”那名部下声泪俱下,似乎已经绝望了。

“伏儿!伏儿!!这人违抗军令!给我斩了他!!”北冥无极一把将那名部下推倒在地。

“家主!家主饶命!在下直言相告!在下无罪啊!”

北冥伏虽然身受重伤,而且伤口还在往外渗着血,他猛的拔出腰间的三途宝剑,硬生生的插进了城楼的下楼出口处,然后声嘶力竭的大吼道,“老家主说的话你们没听到么!今日我们要跟黑石魔族死战到底!把所有武器装备都用上,坚守南城门,直至身死!谁都不准撤退!有胆敢越过此剑者!当即斩首!”

涣散的军心,经过北冥伏这番训导的话后终于起死回生了,宽阔的城楼之上,数万军士高举手中的武器,声音震天响!

而与此同时,巨型灵狩也已经临近城关不到五百米了。

北冥伏手握另一把忘川剑就要登上城墙,北冥无极拦住了他,“你要去哪?”

“迎敌,我就不信这次还抵不过这些个行尸走肉的东西。”北冥伏回头说道。

“你自然敌得过这些家伙,可上次玛各·梅勒莱斯在暗中暗算了你,你现在伤势严重,我不能让你上阵,把剑给我,我上阵!”北冥无极厉声说道。

“叔父!!”北冥伏望着自己这个已经年老了的叔叔,望着那一头银发苍苍,“我视您如同亲生父亲,现在临阵之际,我岂能让你深入险境!!”

“少说废话,你给我下来!”北冥无极一把夺过忘川剑,把北冥伏拉了回来,自己一跃而起,站到了高高的城墙之上。

“老家主!不可啊!”

“老家主!您身体大不如前了,危险!”

“……”

众将都高声阻拦,但北冥无极谁也拦不住。

北冥伏默默地看着北冥无极的背影,在那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北冥无极的想法,作为曾经的无极剑鬼,他一生之中从来没有输过,就算跟剑神米修·查尔丁斯交战时也战了平手,可上次落霞关大败令他颜面尽失,他只想在战斗中结束生命,不然,就算这次罂红城之战胜利了,他也会自刎而死,以正其名。

结果,北冥伏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对着北冥无极的背影,忍着腹部的伤痛,跪下狠狠地磕了三个响头,再抬起头来时已经是泪流满面,北冥无极也已经纵身离开了城头,北冥伏眼泪流着,他大声喊道,“掩护老家主!!”

“遵命!”

北冥无极手执忘川剑,以浮空踏步在空中飞快的行进着,眼前,冲在最前面的巨型灵狩看到了他,锐利的双眼已经盯了上来,同时刀锋般的刃爪也蠢蠢欲动,它们嗜血如命,如果北冥无极被他抓住,一定会被活活扭断脖子生吃下去。

但北冥无极英雄一世,怎会惧怕这种怪物,怎会把这种炼金怪物放在眼里,于是他人还未到,手中挥舞而出的剑气已经击飞而出,直冲着巨型灵狩的面门砍去。

剑鬼之道·险空斩!

无形的剑气如携带崩山碎地之气力,完完全全的击中了巨型灵狩的身躯,但只听到了巨大的轰鸣声,巨型灵狩却毫发无损!

“怎么会?”北冥无极的苍髯在夜风中徐徐飘动,他目瞪口呆。

只见那个巨型灵狩双手合十挡住了剑刃冲击,除了手背上的鳞甲有些剑痕以外,并无大碍。

北冥无极何时受过此等大辱,他再次持剑冲了上去,身影在空中分成了是个残影,巨型灵狩自然眼花缭乱,但就在这时,原本要绕后从后脑部分袭击巨型灵狩北冥无极突然惨叫一声,然后捂着胸口朝着地面坠落而去了。

海南省安宁医院
深泽县医院
威海癫痫病医院
江苏那家医院治癫痫病的好
绍兴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