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重生之花好悦缘 216、进山

2019-09-13 20:36: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之花好悦缘 216、进山

半小时前。

院里上官磊一边和李清霞说话帮忙,一边眼神留意着院外,见到陈悦之的身影,便立即站起来迎过去。

结果陈悦之却像是没看到他一样,直接飞快走了过去,虽然她用衣袖掩了下,但是上官磊还是注意到陈悦之的眼圈泛红。

上官磊的心里顿时怒火中烧,他当宝贝一样捧在手心里,多说一句重话都不敢的心上人,却被董远欺负了,他怎么可能会放过对方?

上官磊看到的事情,一向仔细的陈礼之不可能看不到,只是他被外婆指派干活,就耽误了一会,等他到的时候上官磊已经把董远折腾到河沟里去了。

他从小就看不习惯董远这个人的,跟女孩子似的,娇气的很,而且觉得自己家在上海大城市有个姑姑,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不屑和他们玩。

就算和小妹在一起玩,其实也是本着施舍的心态,加上小妹一直以他为中心,事事都听他的,还能为他使唤,他相当多了一个佣人,自然乐意。

他早就看出来了,只是那时候的小妹自卑内向,又不喜和他们相处,他也有些讨厌早前的陈悦之,便懒得提醒。

可是现在不同了,小妹已经明白过来了,他自然绝不会再让这个家伙,继续来祸害小妹。

上官磊一见陈礼之出现,立即收起自己的痞劲和冷酷,继续扮狗腿道:“三哥,你觉得这样行不行,不行我们明天再整治他,居然敢欺负悦之。简直是活腻了。”

陈礼之态度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阿悦有哥哥,有姐姐,有父母,她被欺负了,自然有我们出手,不敢劳驾上官大少爷,只求你以后远着些我妹妹。她单纯的很。玩不起你们有钱人的游戏。”

陈礼之警告完了就转身要走,上官磊连忙跟上去,收起刚才的狗腿样。恢复自己的清冷潇洒的气质,认真的说道:“我是认真的,不是玩玩而已。”

“我不管你是认真,还是假意。反正你离我妹妹远一点,你配不上她。”陈礼之的心里。妹妹自然是最好的。

“我知道,我有很多缺点,但是我可以改,你说。倒底要如何,你才同意给我个机会。”

陈礼之玩味的看了上官磊一眼,勾了勾嘴唇。突然露出一抹有些坏坏的笑容,像狐狸一样。若是陈悦之在,肯定要觉得谁要倒霉了:“机会嘛,眼前就有呀,有本事你在省级新锐作文大赛上面,拿第二名,我就相信你有这个实力。”

“三哥,你在开玩笑吧。”

陈礼之耸耸肩膀:“谁跟你开玩笑,我说的是很认真的,第一名么肯定是我妹妹喽,只要你能拿到第二名,当然必须要凭你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关系,我就相信你有追我妹妹的资格,我就不阻拦你。”

他说的只是不阻拦,但如果想要让他同意,那恐怕就更难了。

上官磊的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和坚定:“陈礼之,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啊,我等着看喽。”陈礼之冷笑一声,轻飘飘的就走了,在他看来,这完全不可能,整个金林省人才济济,就算上官磊通过副县长的姑姑,拿到了名额,也不可能考到第二名。

所以这题根本无解,上官磊拿不到第二,就没有资格追他妹,那就给他滚的远远的,不要再来骚扰他们家。

由于董远跌到河沟里,冻的直接发烧,董大海和姚翠翠要送董远去镇上的医院,那晚饭上官磊只能在陈家解决了。

这正合他意,吃过晚饭,做完作业,陈家人就开始各忙其事了。陈维正在拿着本子写写画画,前阵子周明送来了七彩香米的稻种,李清霞和付桂花负责家里的酥饼事宜,他就专门负责田里的事情。

七彩香米的稻种已经撒下,只是这天儿越发冷了,他怕种子不肯出芽,每天都要去山脚下那块试验田去转几圈才肯放心。

李清霞在踩缝纫机,陈悦之拿了许多布料回来,搭配好了,又自己画了衣服款式,她正在趁着晚上没事的时候做。

冬天来了,陈家每个人自然都要做上一套新衣服的。原本是用石板烤饼,晚上白天忙碌,根本没空,现在用上了烘炉,日子不要太舒服噢。

陈慧之在绣花,之前陈悦之在布袋上绣花,她见到后,就喜欢的不行,非要学了,现在每天放学回来,有空的时候,都会拿起来练一阵子。

陈慧之性子温和安静,天赋还真不错,才一个星期不到,就已经绣的有模有样了。

她绣了一会,突然对着陈悦之说道:“阿悦,最近镇上这块,能买绣花布袋的人已经不多了,我在想,这绣花这么好看,这么可爱,除了能放在布袋上面,能不能放在衣服上面呀?”

如果能放在衣服上面的话,那他们家岂不是又增添了一项收入?

陈悦之正在给二哥陈明之修改一副神弩的架造图,上官磊则在旁边认真的听着,不时提点自己的想法,倒让陈明之高看了他好几眼,没想到这家伙也不是不学无术嘛。

先前陈悦之就发现二哥对冷兵器很是喜欢,上次还提到说想要打兔子,但是弹弓的力度不够,她便想到了弩。

忽然听见陈慧之这话,她顿了顿手中的笔,脑海中灵光一闪,立即笑道:“大姐,你好聪明呀,这办法不错,不如我们试试吧。”

陈慧之听见小妹说可以一试,便立即仿佛看到了无数的钱掉下来,立即来了兴趣,快速将手里一只憨态可掬的小肥猪给绣完了。

陈悦之一眼看见外婆手里勾着的一顶毛线帽,那是给她家最小的孙子李能勇的,今年才一岁。

她将小猪按轮廓剪了下来,用线一起勾在了帽子的前面,顿时原本看起来很是普通的蓝色毛线帽。顿时就有了生气,因为那只嘟嘴的小猪,而变得活泼可爱起来。

“哎呀,这帽子一下变得不一样了,看起来好可爱呀,我不是小孩子,看着都很喜欢呢。”陈慧之爱不释手的拿在手里把玩。

大家都凑过来品评。的确不错。于是有了陈悦之的抛砖引玉之举,大家都发散思维起来。

陈维想了想说道:“乡下人都喜欢喜气,如果绣一些吉祥的话。比如大吉大利或是福呀胜呀步步高呀,这样的绘在老人的衣服或是帽子上,肯定也有人喜欢。”

李清霞则是建议绣一些花花草草月儿星星的,缝在衣服上。只要角度选择的好,肯定也能为衣服添光彩。

大家说了许多。都没有看到实物,也不知道如何比较,索性一起动手,陈慧之和陈悦之开始绣大家提到的各类东西。比如花草,比如刀剑枪,比如福字。再比如可爱的卡通小动物。

李清霞则是在裁制男人女人老人小孩子的衣服,而付桂花则是用钩针在钩拖鞋和围领。

这些活也不是一两天能弄完。但是已经有了个好的开头,大家的心情自然都是好的。

第二天一清早起来,陈家四兄妹就和上官磊一起去晨跑了,晨跑完回来吃早饭,就看见董大海满脸是笑的在院里等他们。

“明之呀,前几天你让我帮你做的东西,我都做好了,你看看对不对,我做了这么多年木匠,还是第一次做这些东西呢,你都放在什么地方呀?”董大海放下一包东西。

大家都围绕了过去,发现是一些零碎的小东西,不由好奇的看向陈明之,他得意一笑,故意卖了关子,拿出五块钱,就要付董大海工匠费。

董大海哪里肯要,陈悦之是他的救命恩人,他都无以为报的,这些不过是闲瑕之余顺手做来,而且用的都是边角木料,根本不用费钱。

双方推辞都不肯要,最后还是陈悦之拿了十个酥饼非要拿给他,这才了事,等董大海一走,陈明之立即兴奋的拿了布袋去了屋后空地。

上官磊和陈礼之疑惑的围绕了过去,只见陈明之拿出昨晚上陈悦之修好的弩图,开始对着图一步步安装起来。

原本看起来零碎无用的小木块,竟然眨眼间就变成了一柄看起来很威猛的短弩。

陈明之又嘿嘿一笑,从仓库的旁边一个生锈铁盒子里,拿出七八枝

,大约成人手指长短的铁条来,只是那铁条早已经被磨成圆柱形,并且尖头部位,磨的其极锋利,而且尾部还绑了白色的鹅毛翎羽,看起来还真的很像那么回事儿。

陈礼之看见那翎羽,突然失声笑道:“前天下午你神神秘秘的去了奶家前面的柳树池塘根底下,原来就是为了拔鹅毛?”

“嘿嘿,那些鹅都凶的要死,为了这八根粗管鹅毛,我差点都送了小命,你还笑。回头打到兔子,不给你吃。”

陈礼之撇了撇嘴:“这弩看起来像模像样,能不能打到野物,还是两说呢。”

“切,等着瞧吧。”陈明之拿起装好的弩,满脸兴奋,立即将一只铁枝装了上去,按动机关,对准前方的一颗树杆,只听见咻的一声微响,铮的一声,铁箭竟然一小半都没入了树杆之中。

上官磊跑过去,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将铁箭从树杆中拔出来,微微变色道:“这弩的杀伤力挺大呀,你们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打到野物身上倒没什么,万一打到人,那可就出大事了。”

陈明之立即朝他翻了白眼:“你会不会说点好听的,我怎么会好端端拿他射人,我又不是傻子。”

“小心总是没错的。”陈悦之赶紧开口,陈明之这才没再说什么,不过却是高兴坏了,不停的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弩身,眼睛更是粘在上面,片刻都不舍得离开。

上官磊也是男孩子,自然也喜欢这些东西,哪里克制得住,便在陈明之身旁说尽谄媚好话,终于哄得陈明之同意,给他把玩一会儿,看把他高兴的不行不行的。

上官磊玩了会后,觉得在发射的时候,某些地方容易磨到手,便提了出来,大家都来试了下,发现的确如此,便又对此再做了些改进。

李清霞早就将女儿吩咐的一应野炊物事都准备好,放在一个大布包中,做成双肩包的样子,陈悦之正打算去包,上官磊立即抢了过来:“我们这么多男子汉,哪里需要你一个小女子背包。”

陈悦之哈哈大笑,把这个献殷勤的机会给了他。她便只提了一个篮子,里面放着一把小铲子和柴刀,陈明之拿着弩箭,而陈礼之则背着一个鱼杆。

一行四人准备好,准备动身,他们这次去的是上次陈悦之发现神笔的地方,既然连路边的林子里都有大窝的野鸡,那么可以想见,再深入一点,肯定有不错的猎物。

沈端已经联络人手,准备买下这片地方开发度假村了,趁着他们还没有买下地之前,他们也好去玩一玩。

大家说好了的,不要进入太深,免得危险。

一到了林子里面,众人便四处寻找了起来,还没过十来分钟,上官磊就眼尖的看见一只灰色的兔子正在草丛里寻觅吃食,他立即牵了牵陈明之的衣袖。

陈明之眼睛瞪圆,将弩装好,悄悄对准兔子的方向,一按下开关,只听见细微的咻声,一道急影朝前方射去,兔子还没来得及撒腿逃命,就已经被射中要害,倒地不起了。

“耶,射中了”陈明之兴奋的跳起来,和上官磊对掌,没想到第一次出手,居然就中了。

陈礼之赶紧跑过去,将兔子身上的铁箭拔了出来,因为正中心脏,所以兔子已经死了,只是身体还留着余温。

“二哥,你简直太厉害了。”陈悦之连忙用羡慕崇拜的目光看向陈明之,让他得意的不行,摇头晃脑:“那是自然。”

陈礼之立即不乐意了,嘟着嘴道:“小妹,如果我来,我也能射中。”

“你射你射呀。给你射。”陈明之心情好,便大方的将弩箭递给了陈礼之,四个人又在林子里慢慢的巡视起来。

大概是刚才的那阵阵欢呼声,将那些兔子们都给吓跑了,所以走了大半小时,都没有再看见兔子,陈明之嘲笑他的声音就更大了,把陈礼之郁闷的不行。未完待续

...

小儿感冒咳嗽
冠心病的人不能吃什么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小孩脾胃虚弱用药
分享到: